儿媳妇特意买了一张席梦思床垫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12-19 07:19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要解决这一问题,三兄妹认为并不困难。大女儿黄莉平在双流经商,有一套刚刚装修完毕的新房;二儿子黄高翔在成都做水电项目,房子面积130平米左右,只住了一家三口;三女儿黄丽君在重庆做医药销售,也有一套空房。三人达成一致:“成都、重庆随便选,想跟哪个(儿女)生活就跟哪个生活。”

黄莉平是家中的大女儿,父亲突然的提议,让她有些意外。三兄妹认为,可能是父亲在老家待得寂寞了,希望能和儿女们一起生活。

对于儿子这套130平方米的房子,黄阳春也撇嘴:“地方太窄啦,哪有农村老院子宽敞,上下还要坐电梯,不像家里,跨出门就是路”。出门也是问题。黄阳春觉得,城市里的路像蜘蛛网,太多太复杂。好歹又住了十多天,黄阳春拉着儿子直哭:“你们不要留我了,再留我,就只有把我逼疯了。”

相比之下,从2000年起,老伴刘之焕就迅速地适应了城市的生活。在小区里逛逛,她就认识了不少老年朋友;出门买了几次菜,她就完全搞清楚了小区周围的街道情况。再后来,已经60多岁的刘之焕,不仅学会了坐公交车,还学会了搭地铁。

生怕老爷子不开心,黄高翔赶紧让父亲辞掉这份工:“你每天就买买菜,煮煮饭,有时间就到处走走,其他什么都不用干。”

本月初,47岁的黄莉平接到了父亲从西充老家打来的电话。电话里,父亲细细地询问了她目前的房子情况,然后话锋一转:“你把房子处理了,把生意也停了,回老家来陪我生活。”

黄老爷子的这句“城里生活不习惯”,并非矫情虚言。十五年来,几个儿女试图把父亲接到城里生活,但均以失败告终。

之后,大女儿和三女儿也都分别把父亲接到城里。黄阳春的老伴刘之焕记得,三女儿生小孩时,夫妇俩赶去重庆帮忙。刚住了两天,第三天晚上,黄阳春就坐在床边哭,闹着要回家。“像个娃娃一样,怎么说都没用。”刘之焕无奈,第二天买票把老伴儿送回了老家。

2000年,黄高翔的女儿出生。父母都从西充来到成都帮忙照顾,这是黄阳春第一次进城生活。起初,黄阳春非常兴奋。除了照顾孙女,他还主动在小区里找了一份看大门的工作。但干了十多天后,老爷子就有点不喜欢了:“24小时就要在门岗上,像关猪儿一样,太不自由了。”

两个城市,三个儿女,无论去哪家,黄阳春每次最多待上不超过五天,就坚决要走。再往后,儿女们不再提此事,“老爷子岁数大了,就由着他吧,只要他开心。”

为了让两位老人晚上能够安睡,儿媳妇特意买了一张席梦思床垫,但黄阳春经常通宵失眠,跟儿子抱怨“不如老家用干稻谷草铺的床舒服”。吐痰也是个问题。老家农村,到处都是泥土地,随时随地,“啪”一声就解决了。但到了城市,一低头看到光亮的地板,老爷子这口痰也只能憋着,去卫生间解决。